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内资讯

《父子雄兵》大鹏:我从演员到导演都不够影响力

www.centeryule.com  2017-07-12 21:15:40  来源:center娱乐    责任编辑:恬恬
  小编导读:大鹏《父子雄兵》身兼主演和监制,自己却说我从演员到导演都不够影响力。

大鹏

Center娱乐讯 《煎饼侠》拿下11.59亿元票房后,“以小博大”的大鹏火了,身份复杂了,既是演员又是导演,更是编剧、监制和投资人。两年来大家等他拍《煎饼侠2》,他就是按兵不动,却也没闲着。

像这次暑期新作《父子雄兵》,他身兼主演和监制,其实最早团队是反对接演的,原因是“范小兵”人设讨厌,对起步没多久的事业有损伤。接受记者采访时,大鹏说《煎饼侠》让他爱上影视行业,但现阶段他对自己的认知是,“作为演员的大鹏和作为导演的大鹏都不够影响力。没有人会因为导演大鹏,就把你的电影当作是必看的。”

即便“范小兵”这个角色看上去有那么一点讨厌,他还是力排众议接演了,“不能因为我的角色不讨喜,就放弃一个好作品。”

成长轨迹

“我从小就是好学生,一直当班干部”

将于7月21日上映的《父子雄兵》经历改名风波(原名为《父子魂斗罗》),反倒和剧情更为贴切。“范小兵”这个熊孩子“坑爹”毫无底线,四处举债不说,抵挡不住债主威胁的他,竟然给外出旅游的“父亲”,筹备了一场葬礼,这正是团队一开始反对大鹏接演的理由,“好多女孩看完剧本都说,‘你别演’。理由很一致,都说范小兵人物比较讨厌,他做出的事情让观众不理解。这个人设对你是个损耗。”

事实上,大鹏不仅演了,还担起了监制的重任。他怎么就不怕人设受损呢?大鹏半开玩笑地说,“我就不是一个偶像,力排众议要来做这个电影,是因为这是个好故事。我一直认为作品的重要性大于个人,包括接下来的《缝纫机乐队》,也都是群戏,就算是我执导,我也不会把核心的戏放在自己身上,让自己角色闪现光辉,这是不对的。”

还记得《父子雄兵》第一次办发布会,大鹏在台上说这部戏全靠“演”,他小时候一点也不“熊”,身边人都不太相信。接受时报专访时,大鹏用更翔实的例子证明自己的说法,“不是老有人说‘别人家的孩子’,我就属于这种,从小就是非常传统的好学生。”大鹏眼中的自己,从小学习成绩就好,一直当班干部,老师宠着、同学拿他做挡箭牌,“只要说跟大鹏在一起呢,无论干什么,家长都允许。”最让他自豪的是,从来没有因为犯事,把家长请到学校去。唯一让父母不满的是,他太喜欢音乐,没事就在家里弹吉他。大鹏也有办法让父母放心,“我爸担心这会影响学习,那我就每次考试都考得特别好,让他们找不到任何角度来批评我。”

“父母很有规矩和传统,我从小就没棱角”

提前观影的许多观众,对影片呈现的“中国式父子相处”心有戚戚焉,大鹏如是。像范小兵小时候和父亲范英雄一同打经典游戏,大鹏和父亲也经历过,“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,我爸拿回一个卡带,上面写的555合一,意味着555个游戏在一张卡带里,那对我来说就是童年的奢侈品。”影片最后放上了主创与父亲的合影,看上去简单的操作,却引发大鹏最深感触,“通过这次搜集跟父亲的合影,我突然发现,大家长大后跟爸爸很少拍照的。”大鹏说自己手机里留有许多和工作人员的合影,为了电影他找了很久,才翻出来一张前年春节,两父子爬长城时的合影。

大鹏感叹,他这代人和父亲的相处模式大概会这么“害羞”下去。前段时间他回老家集安拍《缝纫机乐队》,父亲每天都到场,“远远地静静地看着。”等到拍完那天,很多亲戚都来道别,天天到场的父亲反而缺席,“我小叔说他有点难过。那天我们没有分别,没有送别,我上车就走了。这是现在我们父子的相处方式。”

电影里,范小兵自知实现不了父亲范英雄殷殷期望,内心颇多遗憾,现实是从小就是好孩子大鹏,自离家上学以来就没有让家里人操心过,即便《煎饼侠》票房大卖,人气冲到顶峰,父母亲也不会来提醒他冷静、克制。“家庭是我很好的榜样,父母都很规矩和传统,我从小这么长大,没有什么棱角。也不会因为外界评论,让你感觉我这个人最近有些变化。”更让他欣慰的是,走红后父母更愿意表达对自己的支持,“有一次他们来北京,我去接他们。路上只是提了一句‘我跟你们说个事’,其实就是‘明天要去哪里吃饭’这样的小事,我妈抢先开口说‘不管什么事,我都支持你。’”

《父子雄兵》这段“中国式父子关系”,范伟出演的范英雄是重要一环。很早就被调侃长得像范伟的大鹏,透露了两人合作的幕后故事,“其实《煎饼侠》就请过范伟老师,那时我写信邀请他演打劫邓超的一个角色,被他拒绝了。”等到《父子雄兵》项目启动,大鹏又去邀请了,果然有好消息,“范伟老师当时说拒绝了两年前的邀约有点抱歉,看到我当时完成得特别好,他愿意认真考虑(出演)这个事。当时他还开玩笑,说要还我一个人情。我说你可别还我人情,还也要还在我自己导演的戏上。”

事业规划

“除了小人物励志电影,我也拍不出别的题材”

一般观众对大鹏有印象,是从《煎饼侠》开始。对网友来说,这个“嘚吧嘚”很能说的“屌丝男士”,很长一段时间是搜狐视频的招牌主持人。正是这段脱口秀主持生涯,让大鹏开拓了人脉,首部导演作品投资才2000万元,却请到了邓超、韩寒、曾志伟、吴君如、郑伊健等明星客串,最终拿下11.59亿元票房,成为2015年暑期档最大黑马。

也是那时候开始,大鹏就成为了电影界的励志代表,但他觉得,励志只是一种解读,“我的轨迹很典型,长大的地方也就几万人口,这样一个小镇青年成为了北漂,起点比别人低,用了十几年的时间,才被大家知道。你说我拍小人物电影逆袭、励志,我其实也拍不出别的,真的。像徐峥的电影自成一派,他导演的两部电影讲的都是中年危机,中产困惑,他能拍出来,我拍不出来,因为我不是那样的人。”大鹏坚持自己就是电影行业的新人,“在奋斗中。”

有人点评小镇青年的审美,正引领着中国电影的创作方向,本身就是小镇长大的大鹏,作品获得了成功,是否因为他把握住了这一人群的心态与需求?他回应说:“我并不是为了你喜欢我,然后我创作你喜欢的东西。我觉得这事儿(得)反过来,我觉得是我创作的东西(令)你喜欢我,我只要做好我的本分就行了。以前我也没有大数据支撑,做出了这样一个产品很多人喜欢,我只要保持就好了,不需要因为你喜欢什么我就要创造什么给你看。”

大鹏说《煎饼侠》到现在两年,他一直在和不同的导演合作,不管演戏还是监制,“相当于自己充电的过程。”下定决心执导《缝纫机乐队》,并没考虑过小镇青年的审美,“我就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东西。像我从小就喜欢音乐,我不觉得任何导演比我更懂得怎么组乐队这件事。”

“我喜欢表演,但肯定不是天才型”

作为前视频网站员工,大鹏和影视圈的交集十几年前就开始了,但他说真正喜欢上影视行业,还是因为《煎饼侠》,而表演的成就感始于《我不是潘金莲》“王公道”一角。“当你演了一部戏别人觉得你演得好,就会收获到表演的成就感和快乐。《我不是潘金莲》之后我有3部戏,《父子雄兵》《缝纫机乐队》《奇门遁甲》,这都是我在表演上认真对待,并且认为会有收获的三部戏。我觉得自己真的是里面那个人了。”

当然演得好的另一面是不懈努力,大鹏回忆说,演“王公道”的时候,他用很长时间去观察中年人走路、坐下的姿态,就连手怎么放都要学,此外流利的方言也要好好把握。等到了《奇门遁甲》的时候,他演武林高手,开拍前半年又想好了招,“那段时间摘下了框架眼镜,天天戴隐形(眼镜)。因为我怕镜框约束整个眼睛的形状、怕自己对眼镜特别依赖,也怕在演古装的时候自己不相信。这是我能为角色做的一点事,自我要求,其实没什么。”

其实业内对大鹏的演技颇为认可,冯小刚和《父子雄兵》的导演袁卫东都说他有表演天赋,对于导演们的好评,大鹏有清醒认知,“我喜欢表演,但肯定不是天才型的。”大鹏说自己的演技是演《屌丝男士》时期积累的,用一种比较粗暴的手段让大家迅速认知我。但每一条都很短,没有人物只有笑点。之前其实没有机会好好演戏,现在才开始慢慢有机会,我是格外珍惜表演的机会。”

除了当演员,大鹏今年还在《缝纫机乐队》中当导演。说起平衡演员和导演身份的话题,大鹏直言目前对演戏还有瘾。“3年左右吧,我还是会出演自己导演的电影。因为我觉得,作为演员的大鹏和作为导演的大鹏都不够影响力。没有人会因为导演是大鹏,把我的电影当成是必看的选项。所以我加上演员大鹏,附加一个身份在里面,也许有喜欢看我表演的,也许有喜欢看我导演的。”

等到3年之后,他希望自己导演作品里不会出现“演员大鹏”。“特别是拍《缝纫机》这段时间,又要做演员,又要做导演去调度全局,我觉得不是一个科学的工作方式。”

上一篇:返回列表 下一篇:张艺谋《影》邓超戏份杀青 自称要重新做回人类

相关新闻